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紅塵瑣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76|回复: 2

笼在袖子里的薛涛笺

[复制链接]

38

主题

67

帖子

3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6
发表于 2017-2-11 23: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标  题: 笼在袖子里的薛涛笺
发信站: BBS 一网情深站 (Sun Aug 13 11:26:29 2000), 转信

    分明看到的,那是一首诗。进了门,却不见了。
    桌儿上分分明明地还有才磨好的墨,才润开的笔。
    “妹妹恰才写的是什么?”
    颦儿却答:没什么。却才醒了你就来了,哪里有时间写呀。
    眼角边那点调皮就出了来。
    心偷偷地一动。
    看格子窗外潇湘竹在动。晨光打着这影,正写在了铺好的纸
上,一片两片,那叶儿好似早琢磨好似的,自己就成了一幅水墨。
    “妹妹既是不肯将新写好的词儿把我,我却是要写一首给你
珍藏呢。”
    颦儿嘴在翘:也不过是些不三不四的小曲儿,我干嘛要藏呢。
    也不去理睬她,自个儿拿了笔。手捻去笔尖上的尘,看看窗
外,忽地就回了头,把个颦儿看个够。
    颦儿正引着项儿往这儿望,摆明的其实想看。见了这架式,
别过脸去,哼了一声。
    一笑,当真就泼起墨来。

      乍暖晨风,初飘柳絮,春睡觉来懒提笔。
      西风不解窗前语,片纸只言为谁记。

      应是去年,芭蕉新绿,倚栏夜听风吹雨。
      依稀犹见梦中人,心思随梦三千里。

    词儿写完,得意一番,回首正要向颦儿炫耀,忽地眼前灿烂
起来。
    睁了那眼看看,竟是针似的光芒——原来那日头已经起了。
    眼前再哪里有潇湘竹,在哪里有颦儿的身影,再哪里有薛涛
笺……
    这才分明地想起方才所见不过都是“应是去年,芭蕉新绿”
的时候,如今的颦儿早回了家,那袖子里笼着的诗稿竟是不曾给
自己看过的。
    西风不解窗前语,片纸只言为谁记。

我是龍舞,我有A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67

帖子

3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6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23:0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  题: 道与伊人知不知?
发信站: BBS 一网情深站 (Sun Aug 13 12:19:18 2000), 转信


    “再不许说化灰当和尚的事儿,自家人是知道的,旁儿那些不
明白的就要编排别人的不是了。”
    颦儿咬着那手帕的边儿,说的时候仿佛含着泪。
    倘若不这么说,叫人又怎样知道我这心呢。
    两小无猜忌,倚着那床沿说香玉,假石山下埋花瓣,伴着肩儿
细品着西厢记……这般许多的美好,难道还需要再说什么么?
    颦儿忽然地摔了手帕,竟自地走了去。
    紧紧跟着,你若读了我的诗,也该知道我的心。倘一概地不理,
我则又要说到少林寺当方丈的傻话了。
    “你说吧,你说吧。又不干我的事。”颦儿脚步竟是不减慢,
弯着就去了栊翠庵?
    庵外数枝红梅正欺着雪,把琉璃世间平空填上了鲜艳。
    过了栊翠庵西门,沿小道儿便上了点翠亭。
    那边是园外的江水。一江而去,雪天里也碧透天际。
    颦儿倚着那栏杆,指着园门口:
   “今儿竟然也有红叶。”
    是呀,这里往年哪里有着红叶啊。

    想着,近了身,顺颦儿所指望去,不意却靠在了颦儿身上,颦儿
长发水似的滑落下来,拂在耳畔。

秋里忽传春消息,为避青丝,
却绕青丝
红叶添得一世痴。

小山西亭风吹晚,怕惹相思,
竟惹相思,
道与伊人知不知?

           -《采桑子》

     才吟罢,恍惚地手中的相片便落了地,相片中颦儿在笑,倚着栏
杆,长发正拂在自己肩头——远方,红叶正红。

我是龍舞,我有A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67

帖子

38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86
 楼主| 发表于 2017-2-11 23: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标  题: 浮云向北,心酌芳魂
发信站: BBS 一网情深站 (Sun Aug 13 12:56:53 2000), 转信

    颦儿眼光闪烁,笔儿落在纸上,却又提起,点点的竟生生地在
纸上点出了落梅图。
    那诗我读过了。
    那文章也读过了。
    “只是,哥哥自个写的,却怎么知道颦儿的心思呢。”
    颦儿心思怎生知道呢。
    只那客厅里恍若前世的一见,便有无数说词了。
    只是,这都是自己所写,颦儿呢。她那薛涛笺里可曾有过一星
半点儿的痕迹?
    “那诗怕不是为颦儿写的?换了个宝姐姐,可不是又成了为宝
姐姐而做么?”
    颦儿这话儿说的,莫不成还要再说那化了灰随了风去了的话头
才行吗?
    颦儿听了,竟自落起泪来。
    冷翠小径,荷池流水,芭蕉新绿。
    何苦来呢。
    颦儿既是离了去,看眼前风景,早就人去物非,便是思想了那
颦儿的言词、笑面又能怎样呢?


向北浮云,
没落心,
细细取,
无从寄。
翻得一阙旧诗词,
怎忍丢将去?

花落无人解意,
碾为泥,
残红满地。
断肠人至,
暗蘸芳魂,
填伤心句。

    走也吧。

我是龍舞,我有AQ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朋友们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19-10-17 22:59 , Processed in 0.092396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