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紅塵瑣碎 返回首页

虛話寄蟬聲 http://shwh0316.long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四(1)

已有 76 次阅读2018-11-6 17:33 |个人分类:思遠

那一年她五歲。她記得五歲那年的五月到九月間,晚上得空,吃罷飯後父親就背著她去鄰近的村隊看露天電影,看露天搭台唱大戲說相聲。那時候看的這些,對於孩子的她來說是稀罕事,也是隱隱間她對曲藝的模糊啟蒙。 


那一段時間裡,她完全沒有姐姐的記憶,很多個晚上,她都是看累了在父親的背上睡著,而後怎麼回家的,她也一無記憶。那段時間,父親做的很多,都是擔心她幼小的心裡,有埋藏深深的陰影。對於父母親來說,她五歲的前一年嚴寒冬裡發生的事,是他們一生裡不可磨去的痛。而她,直到今天,也沒有勇氣去觸及那段早已失卻顏色的記憶。而那樣的火,那樣的濃煙滾滾,那樣的悲哭嘶嚎……只要轉回頭去看,都會向著她撲壓過來。 


那一年離搬去站上區裡還隔了些年。一家子住村裡,母親作為勞力,要上工掙工分換口糧,父親通常在下班後,晚上余閑幫村隊做會計,統計村民工時,分配計得工分。母親很不高興父親做這種吃力不討好還分外得罪人的事。父親一生人忠直坦蕩,心性多天真與人親善不爭,吃了多少明暗虧也從未往心裡去。母親因父親這樣的心性,被村裡婦女明裡打擊暗裡欺負,甚至在搶忙農事時還被婦女們群體孤立。諸如此類的事,母親經受的次數不算少,父親也未起過心幫母親。母親一直耿耿難以釋懷,以致到了她成年,得空了母親就在她耳邊絮絮這陳年辛酸事。 


母親說,你爹啊,別個看得那就是個頂好的人,可實際上呢,蠢,懦弱不男將!你說讓別個看著好有什嘛用,你要自家人好才是真真好啊,不然,那個細伢子也不會…… 


五歲那年的上半年,大人們見了她,都是用一種後來她才懂的憐憫的眼神看她,對母親說,真是作孽吶噶個妹子。次數多了,慢慢地在人前她再沒了孩子的活潑氣。父親先是很擔心跟著就很惱火了,有一次當著她的面凶母親,說,我都講過了,你不要同人在紅子面前提,她還小,對她成長不利。母親那次哭得很厲害,還動手撕打父親,說,那個細伢子走了也好,他是看不上你做他爹。父親聽了,好久,才說,紅子還這麼小,又太過長心,聽多了不壽。 


那一次,她沒有任何動作地安靜站在一旁看著母親哭,看著父親向她走過來,也許,五歲的孩子已經沉入了不在現實的虛幻中,她的耳邊只是重複響著不壽,不壽…… 


那一年的五月到九月,每一次父親都會提前知曉,哪個村晚飯後會有露天電影,露天搭台唱大戲說相聲,他把時間勻出來下班後,飯畢,背著她出門,說,紅子,爹爹帶你去看熱鬧的,好看的…… 


過了幾年,她再大一些才明白父親的苦心。 


「爹爹,我總是會夢見小時候,夢見五歲那年,爹爹背著小小的我,黑燈瞎火的,在去往海橋,周盤,后湖,霧蓀……的路上,那些輾轉的路,無限延長,總到達不了終點,總在以為快到了就發現爹爹不見了,小小的我在暗深的夜裡獨自一人哭喊著找爹爹……」 


(寫於2018922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版|朋友们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19-9-18 22:00 , Processed in 0.0590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