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紅塵瑣碎 返回首页

虛話寄蟬聲 http://shwh0316.long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四(2)

已有 79 次阅读2018-11-8 14:26 |个人分类:思遠

九月開學,姐姐成為留級生,重讀一年級。那時,父親對姐姐有足夠的耐心,晚上有空都會輔導姐姐功課。她在一邊旁聽。她對夠年齡能上學心存渴望,也很是羨慕姐姐,能與同村的孩子蹦跳著去學校。還不能上學的她,晚上父親的輔導成了她打心裡雀躍的事。而姐姐,心思顯然不在學習上。

 

有天晚上,父親耐心磨盡,拍著桌子對姐姐暴吼,教豬教狗都會了,你是做什麼油鹽都不進呢?!父親的暴吼驚赫了她。顧不得姐姐向來的惡劣,她對姐姐說,應該這樣,這樣。姐姐很不情愿,但終究聽了她的,勉力全數通過。

 

父親的暴怒平息下來後就笑了,問她,你都會了?

講了那麼多遍,她也聽了那麼久,早就會了。

 

父親問,紅子想不想去上學?

 

她是那樣羨慕姐姐,又是那樣渴望也能夠上學,父親這一問於她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歡喜。當下她猛點頭,想,想。

 

那時還不是太夜,父親進房同母親打商量,緊著就出了門。她知道,父親是去找學校校長去了。校長是本村人,與父親關係算好。果然,很快,校長同父親一起來了家裡。校長粗略考核了一下她,她將學會的所有都展示給了校長看。校長說,好,好,水老公子你噶個妹子靈泛,是個讀書的料子,就是年齡有點細,老師會有意見,這是讓他們帶伢門子來了。說完,校長和父親哈哈大笑。

 

像渴望的那樣,比新學生遲了一個星期的她,去上學了。那種全身心所散發出的歡喜她如珍如寶地珍藏在記憶的一個角落,作為她五歲後整個童年的一件珍貴收藏,從未示人。

 

那時,還相差幾天她才剛好五歲半。

 

前一年的寒冬後,母親的身體和精神就沒有好過。父親沒有對她說過一句重話,甚至小心翼翼,生怕她受傷將自己藏起來。那時候,她不知道,也不懂,因為她,給這個家庭所帶來的痛苦是何其大。成年後,母親有一次和她說起來,說,紅麗子,那時候你太小,有什麼罪呢,要說有罪也是我和你爹做父母的。

 

她的乳名叫紅麗。父母親在外人面前提到她都是“二丫頭”,在家裡,父親一直叫她紅子,而母親則叫她紅麗子。縱然那時候她還小,有一點她卻是看得清楚心裡也明白——母親不願看到她。

 

上學了,她從心裡感覺到了輕鬆。她也肯在人前露出一點點笑了。但她始終懼怕面對母親。

 

她和姐姐同一個班。因為學習成績,因為動不動被人拿來作對比,姐姐比以往越發討厭她。她以為上學是很美好的事,但事與愿違。在班級,姐姐夥同同學欺負她,特別是班上有幾個小霸王。老師的屢次批評無濟於事。學習好又如何,也不能拿來作為特殊對待的資本。她年齡還是太小了。老師找了父親談話,說這是學校,不是看管孩子的地方,讓孩子滿七歲再來吧。

 

父親帶她回了家。進了家門她號啕大哭。父親說,莫哭,就在家學,爹爹教你。

 

期末考試,校長帶了語數各一份試卷來給她,讓她當著他的面做完試卷。校長當場批改了卷子,都評了優。校長說,不錯,沒有上完學,還能有這個成績,來,這獎狀是校長伯伯獎給你的,這些本子筆都拿著,莫哭啊,滿七歲了再去上學。

 

還不夠六歲的孩子,小手上捧著一堆,哭得一塌糊涂。

 

很多年後,她都很感謝那位校長,在上學讀書這件事上,她沒有留下過任何心理上的陰影。很多年後她也才懂得,父親在她五歲這一年裡,花了多少心力才護好她身心健康。

 

「爹爹,我的夢還停留在五歲那一年,我以為醒來夜裡再有夢,夢裡也應該是別的,可我的夢依舊在五歲那年裡反覆。那一年裡發生過很多事,大部分我已不記得,記得的,也在時間的久遠中模糊,模糊得就像自己真的只是做過這樣的夢而已……」

 

(寫於2018923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版|朋友们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19-9-18 21:25 , Processed in 0.053886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