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紅塵瑣碎 返回首页

虛話寄蟬聲 http://shwh0316.long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四(4)

已有 39 次阅读2019-6-5 22:27 |个人分类:思遠

公社大隊村時,年三十那天村子裡有集體大鍋年飯,一般事先報備的村民都會全家到席。村裡屬三大姓氏的人家從來不去,一是王姓,二是李姓,三便是她父親家族的姓氏。因這三個姓氏人數多,在村裡算大戶人家。曾祖母與小兒子也就是她父親的叔叔,她的叔祖父一家住一起。叔祖父家人口眾多,人丁興旺。有曾祖母在,長幼有序,規矩頗多。每年年三十那一天,離得不太遠的所有族人,都要回叔祖父家祭祖吃團年飯。長輩們說,人在外鄉,無論身居何地,切不可忘記根本。這也是族人之間,在家裡一直保持並堅持說長沙話的原因。

 

在她五歲和六歲那兩年,除了父親,母女仨沒有去叔祖父家吃年飯。因父親燒得一手好菜,近鄰遠村的有些小名氣,大場面的酒席,總少不了被人請去做大廚。曾祖母愛吃父親做的辣子燜雞,剁椒豆豉蒸熏魚,糖炒團子,粉蒸肉,蓮藕燉排骨,肉絲木耳炒冬筍,辣椒碎肉絲煎豆腐等等。逢年過節的曾祖母都會讓人來叫父親去做上一席。這樣的次數多了,也就讓人記憶深刻。而最讓她深深印在腦海裡的,則是曾祖母喚父親的聲音——“水伢(讀á)子,水伢子,快來快來,老娭毑又想恰(吃)你做滴菜噠……”

 

那兩年,家裡其實沒有年節這樣的日子。越是年節,母親越是避著父親流眼淚,小聲哀哭。這些不小心被她撞進眼裡,小小年紀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那一年的年初五,與大弟弟同一天出生的小弟弟海雲,因為體弱緣故,自周歲被接去曾祖母身邊後,第一次回了家。母親抱著小弟又是哭又是笑,和小弟一起過來的叔祖母勸了好一陣才平靜。叔祖母說,過一天還要送去老娭毑那裡。母親沒有說什麼,拿了年禮讓姐姐帶她去姑母家拜年。

 

那一天,很冷,天陰沉得要下雪的樣子。父親因為值年班,很早就出了門。十歲多的姐姐,提著拜年禮,帶著就快過七歲生日的她,一路穿徑過堤,去姑母家拜年。那是第一次只有姐妹倆自己出門走親戚。儘管天氣不好,姐姐開心得眉眼飛揚的模樣也感染到了她。一路上,姐姐少有地同她講了一些親戚家各自流傳出來的平常事。她跟在姐姐身後,聽得心底快樂,覺得姐姐那一刻對她真好。

 

姐妹倆午飯時才到姑母家。不巧姑母生病睡著,她們沒有去打擾,將年禮交給了大表兄。二十歲的大表兄心智有礙,對人只會呵呵傻笑。大表兄對她們呵呵笑過後,去廚房做飯給她們吃。二表兄和姑父在知名捲煙廠工作,年初五正是他們隨領導忙著各方拜年的一天。三表兄那天不在家。四表兄和姐姐同歲,最小的表兄大她一歲多。表兄雖多,她們並不怎麼親近。大表兄在做飯時,四表兄和小表兄在客廳同姐妹倆玩撲克牌遊戲。開始是勾十四,然後是排大小。玩得興起很是吵鬧。她怕吵了生病的姑母挨罵,提議出去玩。表兄不肯。姐姐也不依。她退出來不玩了,在一旁看他們玩。沒有多久,姑母叫了四表兄進裡間說話。四表兄出來便要姐妹倆回去,說他媽媽不喜歡,吵。

 

沒有等大表兄的飯好,姐姐拉著她的手就走了。她的記憶中,那是第一次,姐姐像別人家的姐姐一樣,拉著妹妹的手,一起走。

 

出了門天更冷了。姐姐說,媽媽要我們在姑媽家留一天明天回去,現在我們去伯嗲嗲(讀diādia)家(父親的伯父),反正(離姑媽家)近。她很少走親戚,親戚都有些誰她到如今都沒鬧清楚,只知道親戚很多。姐姐和她相反,玩心重,喜歡熱鬧喜歡走親戚,對去親戚家的路都很熟。她心裡不太樂意,也只能隨姐姐去伯祖父家。途中過一座橋時,她滑了一跤,鞋子蹭濕了,衣服也髒了。她想回家,對姐姐說,衣服都邋遢了,像個叫化子,回去好不。姐姐說,要回去你自己回去,我還要去伯娭毑家玩呢。

 

她不認得路,無奈下還是跟在姐姐的身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版|朋友们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19-9-18 21:44 , Processed in 0.05102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