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紅塵瑣碎 返回首页

虛話寄蟬聲 http://shwh0316.long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三(2)

已有 94 次阅读2018-10-19 12:29 |个人分类:拾碎

家裏很雜亂,每次出遠門回來後,都要裏裏外外大整理清潔一遍。可能是與嚴謹細緻的工作性質有關,長年養成的習慣讓她很是不耐煩環境的雜亂髒。

 

整理清潔所有事妥後,還沒到點下班放學。疲累愈重,想蒙頭大睡反而消減了。泡好茶,她連了wlan與小妹通聯。

 

「嘉嘉,連茶都會炒了,你這麼能幹我伲嗯媽曉得不?」

沒有接到小妹的回應,她扔一邊繼續忙其他的。

 

晚上八點後,小妹的回應到了。

「五歲時下區的梅家嬸嬸就說我是能幹婆了,媽不是早就曉得了麼。」

「咦,還有這回事,我怎麼不知道?」

「你那時候住學校在家少,好多事你都不知道。」

「哦,那個時候啊……」

 

她想了下。那個時候才上初一,已經住學校了,每個周六下午放學後才回家,周日晚自習前再趕回學校。很少回家,是因為要避開姐姐。其實也有母親的意思。姐姐有事無事都喜歡找她吵找她鬧,從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認真追究也沒有什麼具體的事,都是莫名其妙無緣無故,她一反擊,吵鬧就會沒完沒了。母親說是前世的冤孽仇家,所以今世才要聚在一起成為一家人。她那時候一點也不相信母親說的這話,問母親,家人不是都要相親相愛的嗎?仇人怎麼成為家人?母親說,你大了就知道了,成為一家人方便報仇哇。母親說話很多時候都是輕輕柔柔的,時不時也會講些笑話,她就當笑話給聽了。

 

「快說說,茶葉好不好喝,我第一次炒的吶,要給面子噢。」

「一個字,香!就算不喝,聞著茶香全身心都梭佛了。」

「你是說聞著香,不能喝?二姐姐總是這麼討厭,直白說不行麼?」

「說得太白會打擊你的積極性,下回你手藝高了,不給我喝我不大虧了。」

「這還差不多。」

「你在哪裡摘的茶葉,這麼多?」

「二姐姐不知道?園子偏南方向栽了七八棵,有四五年了吧,爹爹栽的。」

 

爹爹栽的……

她依稀想起,爹爹是曾提過,他栽了幾棵好茶。

而她,這近五年即便回家也沒有好好在家呆過。

(寫於201855日)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QQ|手机版|朋友们的散淡江湖 ( 京ICP备15044585号  

GMT+8, 2019-9-18 21:24 , Processed in 0.052048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